本期文章

該給樓市“減負”了

  這些年中國消費的暢旺,一定程度正是房價上漲為有房階層帶來了財富效應,導致了消費溢出。

作者:譚保羅 常務副主編 城市研究院院長 來源:南風窗 日期:2020-06-16

  房子,它對中國人到底意味着什麼?一份報告給出了回答。

  日前,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城鎮居民家庭資產負債調查課題組發表了2019年中國城鎮居民家庭資產負債情況調查。調查於2019年10月中下旬在全國30個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展開,是國內這一領域最完整、詳實的調查之一。

  基於調查,三組數據非常關鍵:

  第一,樣本城鎮居民家庭資產以實物資產為主,佔家庭總資產的八成;而實物資產中,74.2%為住房資產,户均住房資產187.8萬元。也就是説,居民住房資產佔家庭總資產的比重為59.1%,接近六成。

  第二,樣本城鎮居民家庭住房擁有率達到96.0%,有一套住房家庭的佔比為58.4%,有兩套住房的佔比為31.0%,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佔比為10.5%,户均有住房1.5套。

  第三,房貸是家庭負債的主要構成,佔家庭總負債的75.9%。

  很多人關心房價是否會跌?其實,這個問題根本就不用回答,基於以上三組數據,你只要知道跌的後果是什麼就知道了。

  第一組數據説明,如果房價下跌,意味着中國城鎮居民的家庭資產會出現的相應的縮水,跌得越厲害,縮水越嚴重,如果樓市崩掉,那麼就是嚴酷的資產重估,很多家庭將遭受極大的損失。

  實際上,這些年中國消費的暢旺,一定程度正是房價上漲為有房階層帶來了財富效應,導致了消費溢出。在內需亟需提振的戰疫時期,房價更和內需有關,樓市穩定很重要。

  第二個數據也很簡單,96.0%的住房擁有率意味着一種普遍性,説得通俗一點,房價下跌將導致羣眾利益的大面積受損。

  第三個數據則和銀行有關。居民的按揭負債是銀行的資產,如果樓市出現資產價格重估,或者按揭者的現金流出問題,那麼倒黴的就包括了銀行。銀行是對實體經濟融資的主力軍,銀行體系的底盤牢固事關金融穩定的大局。儘管銀行可以算作是“金融利益集團”,但它們一直都事關金融穩定,這是個事實。

  因此,即使不考慮“土地財政”對地方政府的重要性,只考慮到房價對於普通羣眾和金融穩定的意義,我們就能明白房價背後的邏輯。有人説它是“剛性泡沫”,或許有着一些道理。

  不過,監管部門的這份報告肯定不是為房價的堅挺而進行背書,而可能是希望告訴我們一些事實。

  我國國民的投資渠道太單一,以住房資產佔家庭總資產的比重來説,我國近六成的比例大大高出美國28.5個百分點。因此,中國的金融市場必須加快改革步伐,要為居民創造更多的投資渠道,分散化居民投資,讓居民獲得更加多元化的財產性收入,尤其是金融性資產的分紅和利得收入。

  調查結果顯示,99.7%的家庭擁有金融資產,户均金融資產64.9萬元,佔家庭總資產的20.4%。但在金融資產中股票等配置偏低,配比只佔6.4%。

  優質的金融性資產不是憑空來的,它必然產生於一個優質的資本市場,而目前的A股,距離“優質”二字,顯然還有一定的距離。這個佔比,已經包含了股民的很多貢獻,實屬不易。

  中國樓市的確承載了太多“責任”,它似乎成了國民資產的代名詞,也關係國家治理等重要議題。但過激的改革措施也無法解決問題,很多時候,循序漸進的變革,加快股市、債市改革,為居民創造更多的好資產,將居民投資進行疏導和引流,或許是更可行的辦法。

  總之,已經到給中國樓市“減負”的時候了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南風窗在線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於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誌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欄目錄與名稱、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